TuneList - Make your site Live

金曜日, 8月 04, 2017

而後


今天是我提議說下班要去喝酒的。其實幾乎每個星期五大家都會去,而我是稀客。雖然以前在英國都養成了喝酒的習慣,但回來之後就不太能喝了。
我竟然第一個提議去喝酒,其實並不是有什麼心事,雖然大家都覺得我一定是有心事。那是因為某天我看了一篇文章,裡面說:像我們這種年紀(25歲)就是應該盡情喝到爛醉的年紀。



78.



畢竟後來,我們都得好好地死一次。
不知何時開始,就將這份心事藏匿在內心深處,一直打不開。也不是怕死,是因為,怕不知道如何在活著的路上,看著自己愛的關心的親密的人離去。就像一直忘不了一位朋友的忽然離世的消息,偶爾還是會想像他出事前的那幾封信息。說到這裡,其實我們也並不是熟到出生入死的兄弟,我們都很少聊天的。信息少,所以才值得惦記。他留下的,竟然只有那幾行華語字,這樣就走了。




64.



而後,我開始珍惜每一段非凡也好平淡也好的旅程。我差點就忘了,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浪費。

金曜日, 7月 14, 2017

並不


張懸的《並不》MV 一開始,便是打火機打了幾下的聲音,然後就唱了起來。

認識這首歌,應該是 2007/8 年,這麼說來,至少有九年。在我中學的年代,那時候電子產品和網絡不怎麼普及盛行的年代,網速也不快,要下載一首歌要等很久,那時候我也還沒有可以聽歌的智能手機,加上姐姐弟弟也想用電腦,所以我只能在那一個小時盡情地重複聽這首歌,因為我很喜歡。

念中學那段時光,對我來說最深刻。那段歲月,我盡情地犯錯,盡情地揮霍青春,或者殘酷一點,叫做摧毀青春。在青春被一半摧毀以後的現在,我很感激當年的任性和衝動,有一點點恨我自己,但我還是心存感激,當時的自己,讓現在的自己更清楚更透徹。

回憶是刀,你每一次想起,就刺一道,一道一道下來,最後你會怕,所以開始練習接受在生活裡偶爾惦記偶爾忘記。你學習很多,豐富的人生道路上跌倒,爬起來,相信命運,又會恨他。

現在是,2017 年,七月,今年我 26 歲。

在 26 歲的每一天,我過得很好。你還認識我嗎?我很好。

我又聽著並不這首歌,還是想著當年。

木曜日, 6月 29, 2017

發牢騷,僅此而已

這個年代,還有人讀部落格嗎?(向無名小站致哀)



————


直至入夜,以後的每一寸空氣,都在緩和苦惱的情緒。

不久前關閉了面子書帳號,隨後又關閉了 insta。其實可以留著帳號不需要動手關閉,不更新,甚至不需要再登入便可以,也許就是想在社交網絡消滅所有痕跡,僅此而已吧。

關閉 insta 的主要目的,沒有特別原因,也許純粹是因為作品不受矚目,得到不多共鳴和回應,感覺只是一場自己在娛樂自己,內心一直處在納悶,不解的狀態。試圖再改變自己的畫風,或者像從前一樣,為每一張畫寫下一段獨有的故事。以前常常會寫,但後來發現其實讀的人不多,甚至根本沒人讀的。很多只是看一眼,看一眼需要兩三秒,在這關鍵的兩三秒,觀眾需要決定是兩件事——給讚,或忽略,下一張。

說到這裡,也許我只是太在意結果。畢竟這個時代的運作方式,最普遍的也就是透過社交媒體建築自己的王國。出生在現代有才華的人都是幸運的,不像那個古老的年代,沒有網絡世界幫忙擴展,很多有才之人都是這樣被錯過的。

經過漫長的經營,絲毫沒有結果,我也覺得很累。這讓我真的有點心灰意冷。於是決定,關了一個又一個,不停在削減。



————



有一段時間,我經常閱讀宇宙,人,生命之類的書。後來我內心一直存在著一種壓力,就是我們最後都會老死去。我開始不經意地關擦路人,然後會開始一系列的幻想。例如,站在我前面的是一個五歲小孩,如果我是他,我會如何生活,長大了要做這些那些,然後一直老去死去的時候,誰會記得我。等我老去死去,當我回想到那個五歲的自己,我的內心活動會是怎樣。



————



我們每個人,都有著太多心事。我盡情地畫,盡情地寫,將心事變成無法言喻的景象。在這世界上,我太渺小了。儘管我們總是聽到很多激勵人心的話,什麼每個人都是偉大什麼什麼的,但必須承認,確實很渺小。對吧。就像 70 億人接近 80 億了,你能不能讀完 80 億顆心事?不能吧。



————



發牢騷,僅此而已。


水曜日, 9月 28, 2016

全世界誰傾聽你


那天,明明約了六點
後來卻改去了七點
原本說好的七點
你卻現身在商場時鐘八點

確定我不再對你有半點留戀的晚上
那一夜竟然沒有特別漫長
回到家如常地洗澡
如常躺著在床上細數傷痕

很美啊
被你用像甜言蜜語這把刀子
往手心割了幾刀
像諾言那麼令人著迷的刀子
往心臟刺了幾刀
也就
只能按住
不讓血噴太久

多麼確定
我不會再回頭看你

多麼確定
從此以後
我默默堅定
不會再回頭看你

我要戴著你送的別針
記住這一場華麗的玩笑

在終點等你的人
不是我
等我的人
不是你

只是,我們都把過客這個角色
在彼此的故事裡
演得太著迷

讓你看不見
讓我看不見
錯愛這種果實
吃了會中毒很深

解藥
就是敲碎我的夢
讓我不再做夢

全世界誰傾聽你